赛车

【看点】黄台瓜辞(小说)

2019-09-14 08:31: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黄瓜台词·字水长歌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绝抱蔓归。
——(唐)李贤《黄台瓜辞》

一、早晚恩阳河
走下江州的木船靠近你,只为一回温柔的停泊。
穿越繁花的码头离开你,只为点燃长安的灯火。
黄昏,夕阳靠在义阳山上,给倒春寒冻住了,半天挪不开步,慢慢羞红了脸,霞霓满天。山脚下,木楼长街的恩阳古镇就凝固在水天冷肃的昏暗里。
夕阳逐渐变淡,大西街渡口青石板大街上忽然出现四个怪人,一律青衣麻鞋,铜铃大的眼睛,狭长苍白的脸,四个人相貌相同,表情相似,一头赤色长发,肩上都扛着一把虎头大刀,泛着清冷的光。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何时出现的。
四人走过之处,走贩商人行者皆感到一股寒意,几个在街角嬉闹的小孩吓得哭起来,马上被惊惶跑来的母亲捂住了嘴,风一样拉进木门里,匆匆关了门。四人目不斜视,步伐整齐,似乎没有看见人们的惊慌。四人每步的跨度都一样,径往东街而去。
青石板一直延伸到西街尽头,黝黑的木楼前,一棵四五人合抱的黄桷树前竖着根海碗粗的旗杆,旗杆漆了黑漆,看不出年代,一面黄色旗子迎风招展,上书三个遒劲大字:“大客栈”。
这大客栈在恩阳古镇上开了数百年,自古就是南来北往的马帮歇脚之地,久有盛名,官商僧旅侠盗以至卖浆者之流充塞于道,行人络绎不绝,生意十分红火。
此刻,大客栈寂然无声,大门虚掩,摆明了不做生意的架势。客栈大门左右两侧,雕花的木格窗敞开着,左边窗台上放着一排黄色布袋,用红线束着。布袋旁一溜放着九坛酒,地道的巴山烧老二,封口的红绸在晚风中飘忽着,洋溢着令人难禁的酒香。右侧窗下八仙桌前坐着个白须老者,桌上一把算盘,一支毛笔,一本账薄。
四个人走到客栈门口,停下。当先汉子左袖一挥,长袖卷起窗前一只布袋。布袋随衣袖飞回,汉子右手接了,衣袖再次飞出,卷回一坛酒,身边一个汉子接下,摇了摇,抱在怀里。四个人也不说话,过了客栈,在街口那棵不知长了几百年的黄桷树前,倏忽不见了。
右边窗口下白须老者看也不看,拿起笔在账薄上写下一行大字:巴山四鬼,阴灵山。
不知又过了多久,陡起的马蹄声突然搅动了古街的宁静,夜色更浓。眨眼间,一匹白马穿街而过,路过大客栈时,也不见那马停下,马上一个青衣汉子,长鞭突挥,窗台上沉甸甸的布袋和酒坛双双飞过来,青衣汉子大笑声中,布袋酒坛揽入怀里,笑声未绝,人和马早已不见。
白须老者依旧眼也不抬,账薄上写着:无常鞭,秦岭古道。
天完全黑下来了,伙计点亮门口的气死风灯笼。窗台前红烛在夜风中闪闪忽忽,照着青石街面。白须老者端坐在桌前,面色凝重。
又一阵马蹄声自街口卷过来,蹄踏在石板大街上,如密雨敲窗,战鼓雷鸣。六匹健马突然闯进灯光里来,马上六人一色青色头巾,紧身黑衣,裹着绑腿,灯光里个个神情剽悍,身手矫捷。路过客栈门前,六个人同时银钩出手。呼啸声中,窗台上一袋黄金一坛酒飞入六人手中。
“朱老九,多谢你备下这上好的烧老二,巴地苦寒,酒可是让人怀念啊,可惜就是太少了点!”声音过处,六人卷入古镇苍茫夜色里。
朱老九埋着头,也不搭话,一笔一划写着:吴越钩,铜钵山官道。
夜色更浓,灯光闪烁,散落一地的枯叶,被突然吹起的一阵冷风卷走了,街上越发凄冷。窗台上,只剩下两只布袋,四坛酒。
大客栈对街,光膊汉子用一块粗圆的石板掩住了傍在墙上的大火炉。“嗨”的一声,汉子提起一块更大的圆石板,盖在一米口径的炉口上,焰腾腾的炉火马上给挡住了,隐约间,看得出门口的巨大招牌:恩阳提糖麻饼。
寒夜渐深,窗口两个布袋,四坛酒依旧还在。
也不知是夜里什么时候,四周寂然,青衣伙计在窗口白须老者耳边悄语几句,老人起身来,走进内室。
室内温暖如春,一个华服妇人跪在鎏金的巨大佛像前,闭着眼,手指捻着念珠,嘴唇翕动,听不见声音。佛像左侧,端立着个四十左右的大汉,正是对门提糖麻饼店老板。右侧站着素衣女子,蒙脸,看不出年纪。
门帘掀起,白须老者快步走进,汉子和蒙面女子要行礼,给老人摆手止住了。
“都来了?”
妇人闭着眼睛,问白须老者,声音不大,却透出几分威严。
“几位正主儿还没有到。”中年汉子抢先回答,“英雄帖上截止时间是今夜子夜时分,现在还差几个时辰……”
妇人睁眼看了中年汉子一眼,又闭上了眼睛,轻叹一声:“巴山自古道路艰险,但又哪里才这八条通道啊,长安到巴州,虽有秦岭阻隔,又哪里能挡住武圣的旨意呢!”
声音透着苍凉和无奈。
白须老者本想说什么,看看妇人,忍了一忍。他附身弹掉灯盏里的灯花,才说:“贤太子少有才名,聪慧过人,可惜天妒英才,一直运途多舛……夫人,我们尽人事听天命吧!但愿武林四大家族出面,能保住李氏皇族一脉……”
“四大家族?三个月了,我们广撒英雄帖,四大家族又在哪里呢,这江湖传闻,难道是假的,难道是天要灭我贤儿?”妇人睁开眼睛望着夜空,一行清泪缓缓流下。
素衣女子正要劝慰,远远的,寂静街头传来一阵马蹄声,快而均匀。素衣女子娥眉轻扬,喜色分明,低声说道:“师母,此马蹄声轻悄,山路崎岖而不显疲态,自非凡品,马上之人,只怕是四大世家之人。”
老者侧耳听了片刻,点头之后又摇头,“马上只有一人。”
话音刚落,马已飞驰到客栈门口。好马!灯光下,那马通体一色雪白,四肢匀称,奔跑的姿势像在飞翔。马背上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一身青衫,体态风流,腰间系着一柄弯刀。驶过客栈时,马背上青年未动,窗口一坛酒突然崩裂开来,酒香飘出,醇香了古镇的夜色。白须老者抢步奔出内室。只听得青年大笑道,“徐老九,巴地山高路陡,好在有好酒犒劳,也不枉了我一路奔袭。”说话间身形一动,窗口一只酒坛象有只无形的手牵着,急飞向奔跑中的青年。眼看到了身后,青年反手一握,酒坛已到手中,他轻夹马腹,骏马绝尘而去。
老者拿笔的手微微颤抖,马离开很久了,他才一笔一划写着:三峰山,海棠阁秋鹿鸣。
“四大家族,终于露面了。”
屋子里,华服女人面上的忧戚,隐约减退了几分。
不知是夜里什么时候,大客栈温暖的内室里,四人一直枯坐着,似乎还在等什么人。徐老九看似平静,但从他不时往灯盏里添灯油的举动看,实则内心波澜涌动。贵妇人面色凝重,汉子脸上一片焦色。
子夜,眼看就要过了。
突然,一个清丽的女音在窗外响起:“二哥哥,你看,大客栈,应该就是这里了。”
屋子里人大惊。徐老九江湖一等一高手,居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客栈大门。外面两人的武功,委实已经深不可测。
听了外边的话,贵妇人一直凝重的脸色,突然放松了。徐老九正要奔出内室。屋外又响起了一个男子浑厚的声音。
“徐九哥,路上耽搁了一些时辰,好在终于按时赶到了。早晚恩阳河,这一句话,我倒是喜欢得紧啊。你不用出来了。窗上的好酒,我们领受了!”
灯光里,马背上白衣女子左手轻摇,窗台上两坛酒如飞而来,眼看要撞上女子后背,只见她柔荑轻展,两坛酒已到了她怀里。
“二哥哥,我们走吧。”女子俏丽的声音再次响起时,明明就在窗口,话音落下时人已在百米之外。
徐老九奔出来,窗口两个布袋还在,两坛酒已然不见了。
灯光下,徐老九白须在夜风里抖动,那纸上写的是:柳叶刀,左二侠,柳津渡。后边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因为徐老九也不清楚,那个武功深不可测的俏丽女子,是哪门哪派,又怎会和名动天下的左二侠在一起。
徐老九只能确定一件事,这个声音婉脆的女子,和左二侠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二、夜访牟阳城
细雨骑驴入剑门,英魂长眠八卦阵。
大雪弯弓飞将在,巴山羁旅牟阳城。
牟阳城,地处米仓山山坳里,属汉昌郡南江道管辖,素有“秦岭小江南”之称。牟阳城历史最远可上溯到武王伐纣,巴师助战,前歌后舞,共图大业的东周时期。三国时,曹操屯粮于牟阳城,诸葛亮用计火烧之,断三军粮秣,曹军败逃回汉中。诸葛亮夺取牟阳城后,大兴土木,修城池,筑工事,将牟阳作屯兵之点,以大坝为秣马厉兵之所,建成蜀汉政权北大门的前哨防线。
牟阳城城堡是按“八卦图”修建的,城池不大,却易守难攻。过往商家“成群结队,牛嘶马鸣之声响彻谷宇。城中三千烟户,二十余家客栈,百余家铺面,二万余居民。酒楼、茶馆、商店、药铺、青楼等鳞次栉比,常常营业到三更,夜市还没结束,晓市已经开始。
金乌西沉,霞光洒在高大的城门上,牟阳城三个字熠熠生辉,城门下行人络绎不绝,不时有叫卖声,吆喝声传来。
一队胡人载歌载舞地进城来。
城门不远处,左二与女子并肩而立。
“二哥哥,我曾听说巴地民风彪悍,匪患严重,这和你我一路所见完全不同。”女子不是巴地人口音,“想必这是贤太子的功劳……”
“玲儿,”左二放缓脚步,眉头微皱,“你说的不假,贤太子少有贤名,也会是个英明的君主。可如今武后把持朝政,容不下他……玲儿,此行大为凶险,你还是趁早回去吧。”左二清楚,这次拿着武后秘旨前来巴州的是号称三大酷吏之一的丘神绩。此人与来俊臣之流不同,除了残酷刑讯手段之外,本人有极高的功夫,更何况,他还网罗了不少武林高手为他卖命。
“二哥哥,燕玲绝不离开你半步。我们利州燕家最重承诺,就是死也不后悔。”燕玲伸手将两鬓绪风吹乱的头发挽到耳后,冲左二甜甜一笑。她的笑容极美,如雪后初晴的阳光,温暖到左二心里。
“你看看你,又孩子气了不是!”左二竟想不出反驳她的话。“二哥哥,你看。”燕玲语气欢悦。左二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白茫茫大雪中,一株红梅绽放,如一团烈火燃烧。左二会心一笑,携着她的手飞奔起来,路过梅树时,燕玲伸手摘了支梅花,斜插在鬓角。他们身后的雪地上平整如湖面,一点足迹也无。
守门士兵望着他们的身影,啧啧称奇,“我要是有这身功夫,说不定也能当个将军。”
另一士兵冷笑,“你就别做梦了,有空不如到如意坊去喝酒,我听刚才的胡人说,他们今晚要去如意坊表演。”
如意坊是牟阳城最好的青楼,有最美的姑娘,最好的酒,还有最好的床。据说躺在如意坊的床上,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起来。
如意坊的床很大,很软,人躺在上面就像躺在云朵上一样,浑身都安逸舒适。身边有如花似玉的美人,捧着葡萄酒,酒香混合着香炉飘出的香气,弥漫着整间屋子,十几只手臂粗细的蜡烛让屋子亮如白昼。
此时,如意坊的一张大床上睡着一个男人,一位舞姿飘逸的少女,合着《牡丹灯慢》曲子,悠扬而缓慢地跳着,她每一次甩袖,每一次转身都恰到好处地展示了她曼妙的身姿。她的眼睛很美,像水又像火,深情地望向床上的男人。
男人体格健壮,五官深刻,胡子浓密到掩住了嘴,传出细微地鼾声。他说他太累了,从长安到牟阳城只用了五天,不眠不休,明天一早又要启程。
少女看着沉睡中的汉子,停下舞步,走到他面前,轻声喊道:“大人,你醒醒……”
“他不用醒了!”巴山四鬼中的老三突然从窗户冒出来,吓得少女花容失色,差点叫了起来。
“你别叫,我们只杀他,不杀你。”老三伸手捂住少女的嘴,笑着说。可他的笑容实在太难看了,反而把少女吓哭了。
少女娇嫩的脸庞挂着几滴清泪,一双大眼睛恐惧地看着他。
“你别哭了,等这人死了,就放你。”少女闻言,伸手抱住老三的手臂,安心地笑了。老三看着她,只觉得心神一荡,喃喃道:“你别怕,等会我带你走,让你离开这见不得……”话音未落,一阵剧痛袭来,低头看去,少女的手上满是鲜血,而自己手臂上赫然有三道血痕,血色发乌,已然中毒了。
“你是冥舞!”丘神绩身边有黄河四兽,分别是黑龙,暮虎,妖雀,冥舞。四人是邪道高手,为人乖张,性格暴戾。老三长啸声还没有出口,冥舞的手指已向他喉咙刺来。她指甲长而尖,利如刀剑。“区区巴山四鬼,也敢来行刺大人。”冥舞笑了,笑容里满是鄙夷。“丘神绩这种卑劣小人,人人得而诛之。”老三身形一转,人落在床头,避开她的攻击,一拳向熟睡的人砸去。
拳头还在半空,床上汉子一个翻身,倒挂金钩,挂在床梁上,笑嘻嘻地看着他。
“你不是丘神绩!”老三惨白着脸,这次伏击,是四人临时决定的,可屋里人的反应却像早已料到。
“在下黑龙,见过少侠。”黑龙取下嘴上的胡须,露出一张干净的脸。“少侠请慢走。”黑龙出手极快,语音没落掌风已经掠向老三的胸口,一招致命。
“休得猖狂!”门被一阵刀风掀翻,三把青光闪闪的虎头大刀直奔黑龙和冥舞的门面,巴山四鬼到齐了。

共 8 1 字 9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部很精彩的武侠小说。故事发生在武则天当朝,一批志在恢复李家社稷的江湖奇人异士,为了保护废太子李贤不惨遭其母后毒手,与朝庭派岀的高手及黑恶势力展开了一场斗智斗勇极其惨烈的殊死纷争。最终,废太子李贤不忍心那些豪杰侠客和天下苍生为自己的个人得失和皇位争夺而陷入血腥杀戳之中,放弃一切,毅然接受命运的安排。作者熟知历史,写作手法老道干练,大小环境腾出有序,画面感强烈,人物个性鲜明,语言优美,故事情节曲折起伏,情感交融,环环相扣,动人心弦,引人入胜。佳作,推荐赏阅。【编辑:专业补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09002 】
1 楼 文友: 2018-01-05 21:12:1 问好老师,企盼佳作再次赐稿《看点》,《看点》因你而精彩。 狗不弃家贫子不嫌母丑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1-06 08:27:47 谢谢编评。自幼喜欢武侠,也差点成为一本武侠杂志编辑。人生匆忽,而心中的武侠梦依旧在。
2 楼 文友: 2018-01-05 21:16:50 老师文字功底深厚,一帮江湖儿女侠骨柔情尽在老师笔下体现得淋漓至尽。拜读学习,敬茶,遥祝冬安。 狗不弃家贫子不嫌母丑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1-06 08:29:42 这篇小文,是与三位文友接龙,最后由我统一文风而成。故事取自废太子被武则天毒死之事。
 楼 文友: 2018-01-06 08:22:06 武侠江湖,侠骨柔情,精彩传奇。问候石子舟老师。 -我诗我心,写意人生!
回复  楼 文友: 2018-01-06 08: 0:26 江湖,一直在人心里。
回复  楼 文友: 2018-01-06 08: 0: 0 江湖,一直在人心里。
4 楼 文友: 2018-01-06 08:46:22 我有一把剑
可以走江湖
江湖多风云
情仇问有无


问好老师 文以载道,厚德载物。
回复4 楼 文友: 2018-01-08 11:55:28 问好书生,多写文,写好文。小儿积食什么原因
小儿不吃饭怎么办
宝宝不拉大便怎么办
冠心病食疗吃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