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火电厂喊冤环保改造仿佛全国的污染都我们干

2019-10-09 02:00: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火电厂喊冤环保改造:仿佛全国的污染都我们干的

火电环保“大跃进”

火电环保改造目标太大、工期太短,若使用行政手段强行“大跃进”,很可能引发行业混乱

雾霾,是当下中国最引人关注的话题。环保组织和新能源企业喋喋不休地宣传,使得大多数国人相信火电很肮脏,煤炭燃烧产生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造成酸雨,而火力发电副产品煤尘,则是雾霾的主因。

火电是否是空气污染的主因,业内尚存争议。火电的批评者亦各怀鬼胎。

中国政府治理火电污染的决心

,可谓坚决。环保部2011年颁布了《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下称《标准》),其严厉程度堪称世界第一。

中电联研究室主任潘荔在接受《财经》采访时称,为适应国家的环保政策,“十一五”期间,中国燃煤电厂脱硫建设已经创造了“世界奇迹”。脱硫装机容量由2005年的5000万千瓦,增长至2010年的5.6亿千瓦,平均每年投运脱硫装置1亿千瓦。

“十二五”的火电环保改造目标更为宏大。按照《标准》要求,2014年7月1日前,现役电厂要进行全方位的环保技术改造。中电联的数据显示,两年半时间内,火电行业需要完成除尘提效改造容量约5亿千瓦、脱硫提效改造容量约3亿千瓦、脱硝改造容量约6亿千瓦。

当下,国家下发的电价补贴无法覆盖火电厂环保改造的成本。近期,多位来自基层火电厂的人士抱怨,环保改造成为他们无法摆脱的梦魇。

火电厂喊冤

华电集团政策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近年常赴基层调研集团下属火电厂的运营情况。一年前,基层企业反映最多的是煤价上涨太快,以致亏损严重。现在的焦点则变成了“群喷”环保改造。

多位受访的火电人士称,针对火电企业的环保改造“可能矫枉过正”,使得火电企业承受了过大的压力,且缺乏合理的补偿机制。

2012年冬天,NGO绿色和平组织发布报告称,“工业与电力是PM2.5的主要污染源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主要来源”,并指中国出现的大范围雾霾天气,与火电排污关系很大。

潘荔认为,这种解读可能存在瑕疵,“燃煤排放和燃煤电厂排放不能混为一谈”。电力燃煤只占燃煤总量的55%。火电厂污染物经处理达标后,经过电厂的烟囱排放至高空,对地面的污染已经很小。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亦认为,不能将空气污染大部分归咎于火电排污,更严重的问题可能来自散烧煤, “火电用煤占全国用煤量的一半,但排放只有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火电污染的排放标准可谓严苛。《标准》要求,2014年7月1日之前,现役火电厂要完成“全方位改造”。具体的规定则是燃煤发电机组烟尘排放限值为30毫克/立方米,特别排放限值为20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污染物排放量标准为100毫克/立方米。

绿色和平组织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周嵘坦承,这一“限时限量”的环保改造标准,其严厉程度可称“世界之最”。

严厉的标准,并没有配以合理的补偿机制。受访的大部分电力企业人士均称,国家补贴低于环保投入,企业改造积极性严重受挫。

大唐集团一位东部沿海地区的火电厂总经济师在里告诉《财经》,电厂环保改造的压力主要是两方面,一是工期紧张,二是资金不足。根据环保部要求,长三角地区的燃煤电厂应在2013年之内全部完成脱硝改造。

目前,全国燃煤机组执行0.8分/千瓦时的脱硝电价。上述大唐电厂人士称,这一电价补贴无法覆盖投入成本,该厂脱硝改造的成本在1.2分/千瓦时左右,比现行脱硝电价高出20%至50%。目前该厂的环保改造投入超过7亿元,占到总投资额的10%左右。

中西部电厂的情况更加严重

。五大发电集团的一人士透露,目前集团旗下内蒙古电厂的环保改造压力很大,“时间太紧张,我们只能尽量往前赶,但能否抢在节点前完成,现在不能保证。”

据他所知,一电厂近一年内在环保设施方面的投入接近13亿元。其虽未透露该电厂的现金流状况,但表示电厂目前无力支付改造款,正在紧急研究筹集资金的办法。该厂的脱硝改造成本在1.5分/千瓦时左右。

据中电联测算,新建机组的平均脱硝成本约为1.2分/千瓦时,现役机组约为1.5分/千瓦时,而一些特殊设计的机组,可能高于2分/千瓦时。

如果不能够按期完成改造,代价将是沉重的,“地方政府会勒令涉事火电厂停工整顿,电厂领导的升迁也将受到影响——这是政治任务”,上述大唐电厂的人士称,“要不计成本上。”

受制于煤炭价格,中国火电企业此前已经连亏四年。2012年煤价开始下行,电企又遭环保改造压顶。

“十一五”期间,才刚刚完成大规模的脱硫,“不得喘息,又开始脱硝。听说未来还要脱硝”。

“感觉很冤,火电企业承担了过大的改造压力,仿佛全国的污染,都是我们干的。”上述五大集团电厂人士自嘲。

姜克隽同意这种说法。但他坦言火电确实肮脏,环保改造的大方向没错。“不过应在考虑企业实际承受能力的基础上,制定合理的价格补偿机制。”

混乱可能重来

“十一五”快速上马脱硫改造,已经制造了行业混乱;“十二五”期间,规模更大的脱硝改造可能会重蹈覆辙。

充分的市场竞争,会使产品价格下降、质量提升。这一经济学的基本道理,并未在脱硫市场上得到体现。

“十一五”期间,脱硫设备的需求每年以1亿千瓦的速度增长,脱硫技术服务公司最多时超过300家,然而鱼龙混杂

,产品和服务质量参差不齐。脱硫设施安装不到一年即出现问题、推倒重来的例子,不胜枚举。

“这并非一个正常的市场。”潘荔说,“正常的市场年增1000万千瓦,而现在是一个亿。”一个非常规增长的市场,缺乏必要的准入和监管,混乱在所难免。

部分火电企业的脱硫设备招标,由于工期太紧无人问津,只得加价;敢于投标的又是那些追求利润、但质量不大可靠的小公司,以至于造价上涨,质量反而下降。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此前脱硫市场上“五个一”企业层出不穷:一个老外、一个项目、一个、一个公章、一个场地。“五个一”公司揽下一个脱硫改造项目,即可获得不菲利润。

如果设备出现问题,通常是企业埋单。劣质的设备还将影响治污效果,这与环保改造的初衷背道而驰。

问题的根源是这个市场“发展的速度实在太快”,不正常的速度,必然衍生出一系列问题。

“十二五”的脱硝改造市场,或将面临同样问题,甚至更严重。

中投顾问环保产业研究员侯宇轩称,“十二五”脱硝总产值可能超过490亿元,超过此前的脱硫总产值。很多环保企业都开始跑马圈地,引进脱硝催化剂生产线,以期能于正在兴起的脱硝行业中分得一杯羹。

上述大唐电厂人士称,脱硝改造工期的另一大制约因素,是设备供应没法跟上节拍,尤其是脱硝催化剂供应紧张,以致“价格涨得很厉害”。

由于订单太多,一些催化剂产能不足,只能找小厂代工,层层转包,质量得不到保障。这些曾在脱硫改造过程中发生的问题,出现了回潮。

江苏万德电力环保有限公司,此前从未涉足脱硝行业,三年前却投资3亿元新建催化剂工厂,2013年二期工程完成,年总产量超过2万立方米。

一位业内专家担心,虽然脱硝催化剂需要两三年更换一次,但这轮风潮过去之后,绝不会出现目前这么大的需求。“这么巨大的产能怎么消化?三年后,脱硝市场会出现断崖。这些企业该怎么办?”

殷鉴不远。“十一五”末,脱硫市场快速萎缩。现役机组脱硫改造基本完成后,只有很小的部分在建设中,每年新建煤电项目不超过5000万千瓦。很多原来单纯从事脱硫的公司出现转型、合并或者关张。

环保改造跃进

中国环保部门重拳出击火电的原因,可能是火电行业集中度较高,管理较为便利。对火电实行严格的监管措施,可能更容易立竿见影。

2011年环保部颁布火电排污标准之后,紧接着又出台了钢铁和水泥等行业的排污标准。

“大型的工业企业,属于点源,污染控制治理相对方便,只要制定标准,照章执行即可。”姜克隽分析称,“而小锅炉、棚户区家用燃煤等散烧煤属于面源,较为分散,管理起来要难很多。”

散烧煤在地面燃烧,并直接排入空气中,并未经过污染物控制处理,可能带来更多的危害。

中电联方面称,假设排放相同数量的污染物,工业锅炉、机动车、散烧煤对当地环境质量的影响,可能是电厂的数倍甚至是数十倍。

“各行各业的环保改造已经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什么空气质量得不到改善?原因就在这儿。”潘荔说,“政策不合理,不仅达不到效果,还会制造混乱,影响火电企业的积极性。”

尽管火电的环保改造并未扭转空气污染的局面,但“若无这些年持续地投入,情况可能更糟。火电必须进行清洁化改造,是行业发展的大势所趋”。

在美国,燃气发电的竞争和严格的环保措施,同样对燃煤电厂造成巨大冲击。目前美国一些老旧或小型燃煤电厂直接被淘汰,部分燃煤电厂改用燃气发电,另一些则加装脱硫、脱硝、脱汞等环保设备继续运行。

在国内市场前景黯淡的背景下,美国煤炭公司纷纷到海外寻找市场机会。近些年,美国煤炭出口大增。

中国绝无可能短时间内像美国一样,淘汰煤电。目前中国火电的装机量占比超过70%,发电量占比超过80%。光伏、风电与核电等“新秀”尽快取代火电的设想并不现实,这三种电源形式目前都存在一些问题

,阻碍着它们成为主力电源。

一旦火电的投资在中国受到抑制,很可能影响电力供应的安全。姜克隽建议,尽快推进电力体制改革,“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几乎所有涉及电力的问题到最后都会归结于此。”

“应该改变目前的电价机制,让火电企业可以将环保改造的成本通过电价顺出去。”姜克隽说。

这也是多位受访人士提到的解决办法。“让企业在环保改造中发挥自主性,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来选择改造的具体办法,从而降低成本获得竞争优势。”潘荔说,“环保部门只要制定标准,做监管即可,而不是一刀切。”

火电的环保改造所呈现的问题,亦是电力管理体制不完善的体现。目前电力的管理体制是发改委管电价,能源局管项目审批和电力监管,环保部管排污治理

。三权分立,但相互间缺乏协调统一。环保部只考虑环保方面的诉求,因此大踏步推进环保改造——至于环保政策会对火电产业产生什么影响,并不在其思考范围内。

“设想一下,如果成立能源部,对电力行业进行统一规划和管理,推出政策前通盘考虑,采纳各方意见,是不是会好一些?”陈宗法说。

关键词:

火电厂

微商商城系统
微信微店入口
如何使用微信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