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孙中山轶事与日本友人把酒言欢称最爱女人与

2020-02-15 17:35: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孙中山轶事:与日本友人把酒言欢称最爱女人与酒

孙中山在宫崎的陪同下前往乌森柳田饭店。这时,饭店宴会厅内灯火辉煌,日本政界、军界、财界的许多实力人物已经聚集在此,东京最年轻漂亮的艺伎全在这里献歌献艺、敬茶陪酒。宫崎陪孙中山一进门,一名端庄秀美的艺伎即娇声叫道:“宫崎君,你可把留香等苦了。”说着上前来拽住他就要走。这名唤留香的艺伎是宫崎的红粉知己。宫崎是个为人慷慨且情调浪漫的人,他在手头宽裕时曾对留香家多有资助,其人品深得留香敬重;故现在穷困潦倒了,留香仍让他作食客。但宫崎觉得这样离开孙中山有些失礼,便想推脱,孙中山却示意要他随留香而去。

宫崎走后,头山满走了过来,向孙中山伸出手,用汉语笑着说道:“孙先生,我们日本浪人轻生死、重然诺的作风颇与中国革命党人相似。浪人论智是主义、经纶,论仁有牺牲精神,论勇具气魄胆力,这与你们革命党人之品格又何其相似乃尔!”

孙中山亦对这位日本孺幼皆知的侠盗伸出手,平静地说:“云翁义肝侠胆,威名远震,还望对中国革命多加襄助。”头山满主持这次宴会,让流落他乡的孙中山临宴,目的是要他开开眼界,以显示自己在日本上流社会的能量,使孙中山对自己有更多的钦佩和交好之意。他想,他日孙中山若成气候,就能通过他从中国获取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他热情地把孙中山引到一伙衣冠楚楚的人面前,说:“孙先生,今日宴会,我要给你介绍几位财神爷,日后好捐资助你。”说着他向孙中山介绍一位身穿西服的实业家:“这是日本有名的佐贺实业家犬冢信太郎,对在满洲建铁路、开发抚顺煤矿很感兴趣。”他回过头来对犬冢说道:“犬冢君,你在中国搞实业,可离不开这位中国未来领袖的帮助。为了你在中国的实业,可要慷慨解囊啊

。”

犬冢对孙中山鞠了一躬,握着他的手许诺:“对孙先生所需革命经费,本人毫不吝啬!”

这时,有一面孔微黑的人健步向孙中山走来,向他招呼,表示一定要为孙中山的志业捐助资金。此人是日本股票大王铃木久五郎,他生性尚义,喜结贤豪,也是通过犬养毅认识孙中山的。在座的另一些实业家亦纷纷表示愿献资金,孙中山见状甚感高兴,便向头山满和与会众人士抱拳致意道:“今天幸蒙云翁和诸位垂爱,文由衷感激。中国革命正需巨额经费,诸位如解囊鼎助,中国革命志士将不会忘记诸位的深情厚谊。”

他还要往下说时,头山满却微笑着打断他的话:“孙先生,献金之事我们以后再说,先且看看敝国艺伎献技如何?”

孙中山闻言,也笑着致谢同意。于是他与众宾客坐下来看歌舞伎表演。

只见一妖艳的歌舞伎边舞边唱开了,她一曲《雨夜花》唱罢,博得了满堂喝彩。接着又有艺伎上场表演。这时头山满招呼几名漂亮艺伎来把盏陪酒,众艺伎闻声,如众蝶追花,一哄而来。头山满即以目示孙中山,说:“孙先生,你觉得哪一个最漂亮?”

孙中山此时正在看一本随身带来的书,听了头山满的问话,慢慢合上书本,以潇洒的目光扫了扫众艺伎,说道:“都很漂亮!”

“到底谁最漂亮呢?”头山满又问。

“都一样漂亮!”孙中山随和地答道。

头山满把一位最出众的艺伎招到孙中山跟前问道:“是不是这位最漂亮?”

这艺伎确也万般妩媚,然而孙中山却淡然一笑说:“十年前一定比现在更漂亮。”

这名年过三十的艺伎听了,顿失妩媚之态,且神态木然。头山满本是想用美色恩宠孙中山,不意孙中山竟像去西天取经的唐僧,丝毫不为女色所动,心中顿时产生几分不快,于是挥了挥手,众艺伎一哄而散。

正在这时,宴会厅一扇墙壁上的暗门徐徐洞开,只见犬养毅偕夫人在内田平良、末永节等浪人簇拥下从里间走了出来。头山满、孙中山等人忙上前问好、让座。犬养毅在众人簇拥之下就座后,接着邀孙中山坐在自己的旁边,问道:“孙先生近日可好?东京签发的侨居证已领到了吧。既然香港不肯撤销驱逐令,回不了香港,君就在东京多住些时日,生活上有何不便,尽管告诉我。”

孙中山对犬养毅甚有好感,正要为自己能侨居东京一事向他致谢,便连忙说:“承木翁关照,弟已在东京住了下来。弟因革命之故而流落异国他乡,幸有木翁之恩遇,令弟永志不忘。月前弟在致木翁书函中曾云:‘人生得一知己,可以无憾,弟于先生见之矣。’”

犬养毅听了,正要说话,忽然一阵歌弦声和喝彩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过了一会儿,犬养毅才说道:“此事区区,何足挂齿。中国有句古话:知饮酒时会饮酒,得高歌处且高歌。来,与君干一杯,祝君大业早成。”

言罢,二人举杯畅饮。酒过三巡后,略有醉意的犬养毅又发话了:“孙先生才智过人,又重德行,真是令人佩服。但有一事不知肯赐教否?”

孙中山即说:“木翁吩咐,弟敢不从命!”

犬养毅见状,开心地问道:“请孙先生如实相告,你最喜欢的是何物?”

“革命!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孙中山不假思索地答道。

犬养毅又问道:“君最热爱革命,这是谁都知道的。但除革命之外,你最喜欢的是什么呢?”

孙中山稍一思索后,答道:“Woman.”

犬养毅听了抚掌而笑,说:“很好。其次呢?”

“Book.”孙中山答道。

犬养毅这时极开心地放声笑了起来,说:“你倒说了老实话。我知道你喜欢书,原来你喜欢女人还在书之前。先生忍耐着对女人的爱而忘我地读书,真是了不起!”

隔座不远的头山满这时也笑着插话说:“孙先生,看来你我还是一样啊!”

不意孙中山诚恳地说道:“弟所说的女人,与母亲应该是同义语。当母亲把身上最富有营养的乳汁喂给孩子,当妻子把真诚的爱献给了丈夫,她们的奉献是那么无私和高尚,这难道不值得爱吗?可惜的是,我们好多人却不懂得这种爱,不珍惜这种爱,践踏这种爱。千百年来,女人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或玩物,充其量做个贤内助,而没有与男人一样平等的权利。”

犬养毅听了,表情亦变得严肃起来。犬养毅夫人更是神情专注地听着这番答话,她显得有几分激动。头山满以及内田平良、末永节等人见此,也纷纷鼓掌呼喊起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绥化市北林区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无棣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南宁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厦门治疗阳痿方法
厦门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