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紫血圣皇 第一百三十一章,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2019-10-12 19:02: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血圣皇 第一百三十一章,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大力牛魔拳确实比秦墨想象的要可怕,他现在只有上半部的拳意,然而演化出的威能,却是惊天动地,

“大力牛魔拳的修行,首先要求强悍的肉身,否则根本无法承载那股拳意,以我现在的肉身,居然才能勉强修习上半部分,”秦墨惊讶不以,

在这大力牛魔拳的境界中,对肉身的强度有一个境界的划分,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一个字代表一个境界,所以便是八个等级的肉身境界,天境最高,而后地境其次,

荒境垫底,而现在秦墨的肉身,居然只是荒境上等而已,只差一步踏入洪境初等,

刚好跨入了修炼大力牛魔拳的门槛,可见这大力牛魔拳的修炼到底有多难,

按照异族的划定,人族灌顶三重境的战士,都只是荒境初等而已,而要想修炼大力牛魔拳,就必须是荒境上等的肉身,相当于脱胎巅峰,

而每一个大力牛魔族的战士,只要一出生,都是可以修炼这大力牛魔拳的,也就是说,大力牛魔族,一出生就拥有脱胎巅峰的肉身,

秦墨有些庆幸,幸好之前他斩杀的那个大力牛魔族,并沒有意识,否则以他当时的实力,根本无法战胜,

“连醍醐液都无法淬炼我的肉身,我该如何将肉身变得更强,”秦墨有些苦恼,单单以现在的肉身境界,修炼大力牛魔拳,确实是可以了,但也只是上半部分,若是要修炼下半部分,就必须达到宇级上境,

否则,即便他得到了下半部分的大力牛魔拳,也根本无法修炼,强行修炼只会爆体而亡,

“谁说醍醐液无法淬炼你的肉身,”便在此刻,葫中仙再次出现,“醍醐液即便异族都想要得到,乃是最好的炼体之药,你居然敢说无法淬炼你的肉身,”

“可我在灌顶时,明明已经感觉肉身饱和

,醍醐液再也无法淬炼我的肉身杂质,”秦墨反驳道,

“你这愚钝的家伙,简直无药可救,”葫中仙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随后解释道,“醍醐液淬炼不出你的肉身杂质,是因为你的肉身确实已经淬炼的无法淬炼,这是人族的极致,”

秦墨不说话,示意他继续,

“但是,你可以继续强化你的肉身,”葫中仙提醒道,

“如何强化,”秦墨问道,

“当然是将醍醐液化为自身所有,这便是强化,让你在本身的肉体上,再生出新肉來,不断淬炼凝固,”葫中仙说道,

“生出新肉,”秦墨实在无法理解,

“炼体如炼器,一块如同星辰般大小的玄铁,我能提炼为只有拇指大小,萃取其中精华中的精华,”葫中仙耐心的解释,“你就是一块已经不能淬炼的玄铁精华,可虽然不能淬炼,却能再加入其它精华进來,将之融合一体,使得原來的精华变得更凝固,”

秦墨突然恍然大悟,这就如同物理的密度,也许不能继续淬炼出杂质,但却可以加强密度,密度越小,重量就越大,承载力便也越大,

“明白了,”葫中仙问道,

“大致的意思明白了,”秦墨点头,但他还是有些疑惑,“只是我该如何将醍醐液变成我肉身的一部分,”

“灌顶,再次接受玄黄意志的灌顶,你不是九次么,”葫中仙提醒道,“常人最多三次,而你有九次,若是九次灌顶全部完成,你至少能够达到宇宙洪荒中,宇级上境的肉身,”

“才宇级上境啊,”秦墨有些失望,这连修炼大力牛魔拳下半部分的门槛都还未达到呢,

“你就知足吧,”葫中仙怒道,“人族若是能够轻易修炼出天地玄黄四个境的肉身,早就把百族灭了,这是天赋的问題,除了你人族的八位圣皇之外,还未见到那个人修炼到天境的肉身呢,”

“至于,踏入天地玄黄这四个境界的人族,更是凤毛麟角,即便踏入了其中,也大多是停留在黄境而已,”葫中仙说着,又看向秦墨,“你现在不过灌顶一重境,就拥有了荒境上等的肉身,难道还不知足,更何况,你还有玄黄意志承诺的八次灌顶,一跃便能踏入宇境,难道不该知足,”

秦墨尴尬一笑,摸了摸头,表示同意,但紧跟着他又摇了摇头,认真道:“我可是要成为圣皇的男人,怎么可以知足,”

“……”葫中仙无言以对,只是鄙视的扫了秦墨一眼,而后消失了,

十五日很快过去,衡水部落的领队者很快归來,但各个身上都带着伤,但收获也是丰富的,

沒有了两大部落的阻扰,他们在这古战场里如鱼得水,

“长老,真要取那阵盘,”领队者问道,

“是的,”秦墨点头,

“圣皇护佑,”领队者沒有劝阻,只是祈祷道,

“圣皇护佑,”几名战士也是如此,他们帮不了秦墨,更劝不了秦墨,那只能祈祷圣皇保佑秦墨了,

他们离去后,谢天问也來了,不过他什么也沒问,只是告辞一声,说在外头等他,便离去了,

最后,只有都灵沒走,她搓了搓手,一脸贼兮兮的说道:“现在开始吧,”

“你真不打算离开,”秦墨平静的问道,

“师父不走,徒儿自然也不能走,”都灵握着拳头,一脸坚定的模样,

只是秦墨才不相信她是真的留下來陪自己,铁定在打什么坏主意,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到也不怕都灵搞什么鬼,

他望向身后的万年古树,目光冷峻了起來,按照葫中仙的意思,要取这阵盘,就必须把这颗万年古树给砍了,而阵盘就镇压在万年古树的树心内,只要取得了阵盘,葫中仙便能够将这里所有的杀气,都吸入葫芦内,强壮自身,

当秦墨握着天绝刀,感受身体脑海中那霸王神刀的刀意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眼前的这颗万年古树,突然颤抖了一下,而后从中射出了一道恐怖的光芒,落向了秦墨,

一开始秦墨还以为是攻击,但他当将那光芒斩落时,却发现并非如此,这是一个八角形的盘子,上面刻画着许多古老的符文,

但让他更吃惊的不是八角盘的出现,而是这颗万年古树,突然拔地而起,并且迅速变小,化作一刀绿光,就此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看着眼前这一幕,秦墨有些傻眼,就连都灵都不可思议:“这颗老树,居然跑了,”

“看样子,确实是跑了,可它怎么会有灵智,它明明只是一颗树而已,”秦墨有些奇怪,

“万物皆有灵,更何况是万年的古树,”葫中仙突然出现,而后那八角盘落入了他手中,

秦墨的脸却一黑,怒道:“那你刚才为何不提醒我,”

“莫沾因果,莫沾因果,”葫中仙厚着脸皮说道,“我要是提醒你,就和这老树沾了因果,更何况它本就与你有因果在,现在离开,便是还了你这因果,日后再相见时,说不定就要大杀一场,”

“他如何欠我因果,”秦墨奇怪,

“你灌顶时,它得到的益处最多,”葫中仙直接道,

“喂喂喂,你干嘛老是自言自语啊,”都灵看着秦墨,一脸古怪,

秦墨不理会他,示意葫中仙开始动手,

当葫中仙手拿阵盘时,大地开始震动,从那裂开的缝隙处,亮起了光芒,那是大阵的阵纹,

秦墨与都灵就在大阵的核心,而少了古树的镇压,整个大阵本就松松垮垮,在阵盘的运转下,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从草原处汇聚而來,凝聚成了实质,

树林中所有的古树,突然枯萎,从中走出一道道身影,有异族也有人族,与那草原处涌入的杀气会和在一处,本來无神的目光,突然变得明亮起來,

“吼吼吼”异族终于化形,足足有数十万之多,他们形态不一,但其中最强大的,却是数百头长着漆黑双角的大力牛魔,

他们的身形都有数百丈大小,如同一座座小山,手中握着巨斧,一清醒过來,便锁定了秦墨与都灵的所在,

被数百头大力牛魔盯着,即便是秦墨和都灵,也感觉寒毛直竖,这绝对都是淬骨境的大力牛魔,即便是换血巅峰的司徒宏來此,怕也会被撕碎,

数十万异族强者在大力牛魔的带领下,向着阵盘所在杀了过來,滔天的杀气将天空染成了一片红色,

秦墨与都灵脸色有些发白,便在此刻,在草原上突然传來了马蹄上,震动大地,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这是一万匹人族天马战骑,也正是秦墨在草原上所见到的那些人族战魂,

此刻他们也同样复苏了,眼中有了灵智,漆黑的战甲,冷冽的刀锋,汇聚成钢铁的洪流,杀向了复苏的异族,

尽管秦墨已经见识过人族与异族的战争,但全部由强者组成的大战,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草原上的战魂大战不算,因为那虽然有杀气,却沒有真正的肉身,而此时的大战,就如同回到了上一个纪元,回到了这场大战真正爆发的那一刻,

每一匹天马,都是四星古兽,每一个人族战士,都是淬骨境的强者,当数万战士组成战骑冲锋时,这种场面是极为壮观的,

人族骑士的出现,阻挡了异族的冲击,双方刚刚清醒的意志似乎都很清楚,古树消失,阵盘重现,便是他们再次复苏的机遇,

只是,人族骑士与异族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他们的选择是阻挡这些异族取得阵盘,离开古战场,

尽管他们从始至终都沒有与秦墨交流一句,但他们的冲锋,却已经是一种交流,这一刻他们就是秦墨的剑,他们也是秦墨的盾,他们将阻挡所有的异族,让秦墨做完他该做的事,

此刻,秦墨突然明白,为何司徒宏沒有给他任何镇压此地战魂的宝物了……

抚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江西好的白癜风医院
徐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抚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江西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