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破天 第九百七十七章 魔域中人

2019-10-12 18:37: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天 第九百七十七章 魔域中人

白色虚影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那是一个少年,一个俊朗的少年!

少年自然便是丹轩,实际上,自从一开始,他就已经知道那个杂耍中年人有问题了,那个齐姓中年人显然低估了丹轩的记忆力,但是,奈何有时候丹轩虽然看上去像是一切都蛮不关心的样子,但是对于这个中年人,他却恰巧有印象,来时的路上,他隐约记得曾经见过此人身穿武服,打扮得像是一个护送货物的护卫,与现在的模样有些差异,但是先前在璃河畔,丹轩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他!这一眼便立即引起了丹轩的警惕,他也随即意识到,此人恐怕是一路跟踪,定然是有所图谋!

于是乎,丹轩便装作很有兴致一般,故意着了中年人的道!实际上,以丹轩的性格,他对于这等杂耍骗人的把戏可是从来都不感兴趣的!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白姓老者被丹轩扼住喉咙,惊恐道。

然而,丹轩却是唇角飞翘,竟是直接捏断了那位老者的喉咙,对于想杀他的人,他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

眼见丹轩直接捏断了白姓老者的喉咙,蒙面四少主浑身一颤,心中却终于有些忐忑起来!此时,他完全可以肯定,面前这位年纪不过二十几位年轻的青年人,实力绝对已经达到了圣者级别!

二十几岁的圣者啊!四少主想想都觉得恐怖,即便是他自负天下第一等的天才,跟这个少年比起来,仍旧差上很多!此时的四少主才真正明白,为何他来之前,宫主大人却是要再三叮嘱,务必要用计,而且一定要小心行事,他本还不以为然,如今看来,他终于明白了此人的可怕!

四少主将手中剑挡在胸前,一脸警惕地盯着丹轩。

然而,丹轩脸上却是泛着冷笑,将白姓老者的尸体扔在一旁,抬头望着前方一丈之外的蒙面青年,冷声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杀我?”

四少主冷哼一声,道:“要杀你便杀你,难道还会有什么理由吗?”

丹轩听到这话却是忽地大笑,道:“要杀我便杀我?好生狂傲!但是很不巧,我这个人也是狂傲地很,狂傲对上狂傲,那就让咱们看看谁更狂更敖!”

话音方落,丹轩手中忽地出现一柄重戟,整个人在一瞬间腾空而起,双手握戟柄骤然跃起,然后如疾风劈斩而下,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杀气好似寒风般凛然刺骨!

蒙面青年心头大惊,连忙举起手中青色长剑,蓄全力遮挡!

轰的一声巨响,蒙面青年只感觉一股无法匹敌的滔然巨力轰然而至,尽管他用尽全力,但是仍旧好似蚍蜉遮挡大树一般,根本就是风中残叶,已然无济于事!

一声巨响,蒙面青年被巨力轰飞了出去,连退数步,然后忽地倒飞出去,撞在了墙面之上,起身便喷出两口鲜血,显然已经受了重伤!

但是蒙面青年并不知道,实际上丹轩已经是手下留了情,否则方才那一招,他便有信心了解这蒙面青年的生命!

“说吧,到底是什么身份?我看你至少也应该有着五六星尊者的修为,你年龄不大,想必也是天纵奇才的人物,在南北大陆上,我还真没听说过还有你这等天才人物我不知道的!你到底是何人?又是受何人指使?为何要杀我?”丹轩迈着步子一步步走近,就像是索命一般。

那蒙面青年似乎已经无法动弹了,不过眼里却没有多少死气,只是有些震惊,他抬头望着丹轩道:“我是什么身份,你不必知道,你只需知道的是,你的死期快到了!”

丹轩脚步忽地顿住,眼眸紧紧眯着,死死得盯着蒙面青年,然后骤然踏出一脚,直接踩在那蒙面青年的胸口,踩得那蒙面青年痛苦地咆哮,丹轩蹲下身去,一手撕开那青年面上的黑布,露出了青年的本来面目!

那是一张俊朗的脸,眉宇间透着一股阴寒,双眸阴冷,仅此一眼,丹轩便能感觉出来,此人是个狠角色!

“还不说的话,了结了你的性命,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丹轩眸子越眯越紧,脚上却再次加力,那名青年再次痛苦地喊叫起来。

“我说,我说!”青年人终于松了口,出声说道。

丹轩脚上微微一松力,冷笑道:“说吧,说了或许我还能饶你一命!”

“我们是魔域的人,奉命来杀你!”青年唇角溢出鲜血,抬头仰望丹轩道。

“魔域……”丹轩斟酌着此人话语的真实性,却是微微有些走神。

然而,就在此时,那个本来倒在地上的青年眸子忽地皱起,整个人骤然腾身而起,他周身上下忽的腾起一团阴寒之气,一股有如符咒般的阵法忽地以青年为中心荡漾开去,巨大的力道竟是让丹轩连退数步!

也就是趁这个空档,青年忽地蹿向窗户,意欲逃走!

“好胆!”丹轩大喝一声,快速栖身,手中长戟骤然探出,似乎却已经晚了!

长戟的戟头不过只在那人跳出窗户的一刹那,挑下了一块金属的东西,却并未刺到哪青年,那青年却已经消失在窗口处!

“可恶!”丹轩连忙跳到窗口外,四处远眺,那人的身形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丹轩心中万分气愤,他没想到竟然让这青年逃了!先前从他身上忽然爆发出来的那个符咒般的法阵到底是什么,怎么看上去似乎有一种熟悉之感呢!

无奈摇头,丹轩又回到房间之中,他先是检查一下其他那些人的生死,将没死之人尽数抹杀,然后一一丢入院中的枯井之中,这才准备离开!

然而,刚走几步,丹轩忽然想到好像那青年逃离的时候,他用龙戟从那人的身上挑落了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丹轩再次回到那房间之中,借着烛光,在角落里看到了那个掉落的东西,竟然是一块牌子,一个刻有太极图案的牌子!

牌子之上,能量流转,显然不是普通之物!

“这是个什么牌子,又代表什么意思呢?”丹轩皱着眉头想着,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想不明白便不想

,他将牌子收起,这才走出此处厢房,准备去街上找钱静怡和姬翎二人。

本书来自:

南充男科
延安治疗宫颈炎费用
广安治疗阴道炎方法
南充男科医院
延安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